感冒的阿司匹林

【楼诚/谭赵/凌李】执子之手

阿墨: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男人四十




01


 


明楼早上醒来,身边仍尚有余温。


 


明诚已经起来准备早餐去了,床边整齐地摆放着他为明楼搭配熨好的衣物,明楼便也不再赖床,起床更衣。


 


冬日的清晨最为痛苦,起床也成了一件必须靠意志才能完成的事,离开了温暖的被窝,空气中料峭的寒意激得明楼颤栗了一下,他换好衬衣拿起一边的羊绒衫来套,穿到一半时停了下来,他将已经套了一只袖子的羊绒衫又脱了下来在手上翻看着,眉宇间微微拧起。


 


明楼出房门时,明诚正从厨房端早餐出来。


 


“早啊,大哥。”


 


明诚打着招呼将手中的餐盘放下抬头看明楼时,眉蹙了起来。


 


“大哥,你怎么直接穿西服了,不是给你准备了羊绒衫了吗?”


 


“我觉得有点热就没穿。”


 


明楼坐下拿起摆放在桌上的报纸展开挡住脸镇定道。


 


“今天的最高温度都不超过6度,您跟我说热?”


 


明诚抽掉他手中的报纸笑容满面。


 


明楼不予回答,直接将筷子伸向面前的小笼包,却被明诚用筷子挡下。


 


“先生?”


 


“衣服不合适。”


 


明楼见明诚固执,知道自己要是不说清楚,今天早饭就别想好好吃了。


 


“款式是您常穿的风格。”


 


明诚说道,蓦然,他像是反应过来,上下打量着明楼,明楼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却听明诚忽然轻笑了一声。


 


“对不起,大哥。”


 


明诚笑得眯起了眼,言语中却没有丝毫的歉意,“我是按照您去年的尺寸定的。”他顿了一下,凑近明楼轻声说,“这是我的疏忽,我应该今年给您重新再量一下尺寸。”


 


家里的孩子真是越来越没规矩。


 


明楼本想上家法来让人明白一下这个家是谁说了算,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声叹气,“也是,我都已近不惑,而你风华正茂,听说秘书部最近新来一个刚毕业的姑娘……”


 


声音戛然而止,明楼剩余的话被两片柔软的唇瓣给堵了回去,战事刚起便立刻偃旗息鼓。


 


明秘书笑了开来,他俯身在明楼的耳边轻语,在凛冽的寒冬里如一汪温泉瞬间浇化了明先生心底的暗火,“我更喜欢年纪大的,知道疼人。”


 


02


 


对于谭宗明来说,事业有成,爱情美满,一切似乎都再好不过,但当他起来在盥洗室里刮胡子时一切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发怔,嗯,皮肤有些暗沉,想来是最近为了一份企划方案熬了好几夜睡眠不足导致,但他仍从镜中清晰地看见自己的眼角似乎又添了几条细小的褶子,这让他有些愕然。


 


赵启平昨天刚从美国回来,这次代表第一医院被凌远派去做交流学习,一走就是一个多月,昨天回来两人自是情难已控,忍不住折腾了许久,小赵医生的热情让他都有些吃不消,看着镜中的自己,谭宗明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已经四十的年纪自然是不能与刚过而立的赵启平相比,镜中的自己略显憔悴的面容和已经逐渐发福的身材无不在提醒着自己与年轻爱人之间的差距。


 


这样可不行!


 


“老谭,你有没有看到我给我妈带的……”赵启平打开盥洗室的门询问谭宗明,下一秒在看到里面的场景不禁呆愣住,喃喃道,“面膜……”


 


谭宗明脸上正敷着一张面膜转头看向他,眼里有着猝不及防的惊讶。


 


赵启平默默地关上了门。


 


在门外立了几秒,他猛地打开门冲着里面的人喊,“谭宗明!你在搞什么!”


 


“平平,你冷静点。”


 


“冷静你妹!”


 


赵启平简直快要抓狂,这一大清早地抽什么风!


 


“平平,你听我说。”


 


在谭宗明坦白后,赵启平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他忍不住去捏了一把谭宗明的脸,“你就算把一整瓶玻尿酸泼你脸上也去不掉你的褶子。”


 


这话太狠,谭宗明有些沮丧,赵启平捧起他的脸,“我喜欢的又不止是你的脸,每个人总是要老的,你老的过程中我也在变老,等到几十年后我们都会满脸褶子,谁也分不清谁比谁多,又比谁少,难道你那时还会嫌弃满脸褶子的我吗?”


 


谭宗明瞬时明悟,他的赵医生永远都会在不经意间给他猝不及防地惊喜。


 


03


 


“盒盒盒盒盒盒……”


 


一阵魔性的笑声响起,凌远不用看也知道是家里那个小孩发出来的。


 


李熏然躺在沙发上一边刷手机一边嚼着薯片,突然之间像是被人点了笑穴般笑得停不下来。


 


“老凌,老凌,盒盒盒盒盒盒……”


 


李熏然在沙发上笑得打滚喊着凌远。


 


凌远将菜从厨房端出就看到李熏然笑得浑身抽搐。


 


“有什么事那么开心?”


 


凌远有些不解,李熏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身体在沙发上蜷成一团浑身颤抖。


 


李熏然平复了一会儿自己的笑声,摇着手机对凌远说,“我跟你说,平平他家的那口子实在太逗了,盒盒盒盒盒盒……”


 


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李熏然又忍不住笑倒。


 


凌远拍了拍他的背帮他顺气:“你是说谭宗明,他怎么了?”


 


“他家的大鳄觉得自己老了怕和平平有差距,便去拿了平平给阿姨带的面膜来敷,结果被平平发现狠狠训了一顿,盒盒盒盒盒盒……”


 


李熏然笑得肚子疼,凌远帮他揉着,“这也正常。”


 


“太逗了,你说谭总是怎么想到的?”


 


“人到了年纪总是会患得患失的。”


 


李熏然从沙发上坐起,托腮看着凌远,眼里有着促狭,“说起来,你跟大鳄差不多年纪,那你有没有患得患失呢?”


 


“没有。”凌远斩钉截铁。


 


“为什么啊?”李熏然有些好奇,“你就不怕吗?”


 


凌远揉了把他的头,将本来就有些卷的头毛弄得有些乱,“我连跟你出柜都干了,还有什么怕的?”


 


李熏然不笑了,他伸出手抱住了凌远:“我也一样。”


 


他永远不会忘记凌远在他四十岁生日时,在所有来为他庆生的亲朋好友面前牵着他的手当众宣布,“这是我的爱人。”


 


那是李熏然听过的这辈子最好听的情话。


 


04


 


这一生,有一人足矣。


 


Fin



评论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