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的阿司匹林

【楼诚衍生】医患关系 8 苹果甜吗

是猫啊:

凌远×李熏然
一个来自演员王凯微博的《放弃我抓紧我》剧本里关于亲吻的梗
巧克力不健康 还是吃苹果吧
可能会觉得恶心预警
————————————————————————

凌远难得值夜班,晚上八点多钟到李局长的病房查房。
李局长胆囊息肉,良性,卫生局局长亲自找凌远。手术很成功,已经住院六天,后天可以出院了。
他敲门进的时候,李局长正倚在床头看电视,中央电视台,《海峡两岸》节目。他见凌远进来,中气十足的打了个招呼。
“您气色很不错呀。”凌远走到床头去看点滴,坐在床头桌边上削苹果的李熏然自觉的搬着凳子往边儿上挪。
“凌院长今天值夜班?”李熏然抬头跟他说话,手里刀子没停,把苹果放在手心切角。
凌远看得惊险:“小心别切手。”
话音刚落,李熏然“哎呦”了一声。凌远赶紧弯腰要看他手。李熏然把苹果跟刀子放回饭盒盖上,摊开手给凌远看。一条血线隐隐约约,不大严重。
他挑出几角放进玻璃饭盒里,插上牙签递给他爸:“老李,吃苹果——”
李局长接过去:“记得给凌院长。凌院长,辛苦了,快尝尝。”
被点名的凌院长说:“谢谢,谢谢。”
李熏然拉长了声音:“知道啦——”
李局长看电视看得两耳不闻床边事,这时候看见李熏然灯底下一只手心有一丝血痕,还有点恨铁不成钢:“切手了?好不容易伺候我一回,你说说你。”
“哎呀……”李熏然遭了数落有点不好意思,嗔怪地看他爸。
凌远又弯下腰要去看他的手,被李熏然一角苹果递到鼻子尖上:“凌院长吃。”
凌远接过了苹果。
李熏然冲他挑眉:“吃啊。”
凌远背对着李局长站,放肆了表情,嘴边带了点绝不该是对病人家属的笑容。他拎起苹果就着灯光看,边角的果肉里殷着红色的丝。
他把苹果递到嘴边,伸舌头舔了舔那一点血。
李熏然的耳朵尖迅速升温,灯底下红的透亮了。
凌远仍不动如山的站着,李熏然越过他去瞥看电视看得认真的李局长,十分不动声色的把脑袋探到凌远手边去。
他的脖颈被灯光刷得雪白,舒展修长,像引颈的天鹅——他没有喙,却有好看的牙齿。他的牙齿洁净雪白,轻巧的从凌远手里叼走那一块苹果——正像年轻健康的雄性天鹅灵巧的喙,有力量和技巧,漫不经心又大胆,凭空一股撩人的劲儿。
他叼着那块粘了自己血液与凌远唾液的苹果,站起身来,迤迤然往病房里的卫生间走,口齿模糊:“凌院长,来洗洗手?”
李局长倚在床头看电视,大概过于专注,饭盒里的苹果还没怎么动。
于是凌远便跟过去。
卫生间的灯是冷光,明亮。李熏然手伸在水龙头下面,那一丝血线混着水沿着掌心的纹理蜿蜒,一瞬即被冲淡。凌远站在李熏然身后,视线放在他水流下的手上。他的手生得非常好,指骨长,皮肤白,纤细,嶙峋,硬朗。用来做什么事都应当很好看,在水流和冷光下更好看。
他用一只湿漉漉的手捏着那角苹果的一半,递到凌远嘴边。凌远的咬肌温柔的颤动,吞咽时喉咙滚动的弧线可称优雅。
李熏然嘴里仍囫囵:“甜吗?”

卫生间里无声。没有流水声,只有流水一样铺开的灯光。门大敞着,外面电视里邱毅在说话。
但他们的耳膜中都有富有节奏感的鼓动,血液汩汩的在敲击。
凌远对于李熏然的问题不置可否,自顾自回味口中的味道。
李熏然紧合着牙齿凑过去,仍旧天鹅一样伸长了脖颈。他唇上果汁或者唾液十分晶莹,于是毫不犹豫地蹭上凌远的。
口腔柔软而温热,苹果味道尤佳。苹果很甜,他们都知道了。
凌远一只手揽着李熏然的腰,一只手摸墙打开排风扇。
他听得到不知是他们谁的有力的心跳声,在这样开放冒险的环境里显得震耳欲聋。他们同样不知是谁的压抑的喘息淹没在排风扇机器运作的噪音里,外面电视仍在播放,看电视的人应当还在看电视,卫生间里,放肆的人仍旧放肆。
李熏然的手攥在凌远的小臂,他的手触感冰凉,像雨过后的竹节。
于是凌远不管手指上是否还有黏腻的果汁,抬手去摸天鹅雪白的脖颈,经过脊椎突兀的骨头,直延伸到滚烫的耳朵。
李熏然耳后的绒毛和他的舌头一样柔软,凌远不由自主来回摩挲,像抚摸柔嫩的鹿茸。
凌远感到怀里有带着竹林气息的天鹅还是鹿,很冰凉的。但口中有一只温热柔韧的舌,穿梭在滚烫岩浆里,和他的相互追逐。

李熏然的嘴唇有些颤抖,又问:“怎么样,甜吗?”他的声音极低,压在排风扇的声音里。
凌远嘴巴抿成一条线,点头:“不错,哪里买的?”
李熏然眼角发红,眼尾的睫毛有些潮湿,却仍挑着眉毛调笑:“有天桥那个门的水果店。不过是因为经过我的深加工,你才会觉得甜。”
凌远的手指挠了挠天鹅的脖颈,点头:“那我该礼尚往来。”
于是他复又吻住李熏然的唇,血肉研磨,似乎果味真的更加浓郁。李熏然腰向后仰着,硌在洗手池边缘。他眼睛半阖,冷光为睫毛投影,遮盖住那一双星。
一吻了结,李熏然从自己牙缝里舔出果肉,晶莹剔透的顶在粉红的舌头尖儿上给凌远看:“你深加工也挺到位,可是不是有点儿恶心。”
凌远一笑,几乎露出牙龈来,李熏然顿时心道不好——
果然,凌院长职业素养惊人:“接吻时双方会大量摄入对方口腔内的食物残渣、牙结石、唾液、口腔内菌群、口腔上皮细胞等等[1],”他说话的语速比平时快了不少,“恶心吗?”
平日他俩饭桌上用大瘤子和案发现场互相恶心,此时小李警官舌尖儿上的苹果肉咽也不是吐也不是,甘拜下风,唯有嘟囔一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啊……”
凌远得意一笑:“你敢。”

他们两位若无其事的走出卫生间时,电视上的《海峡两岸》节目还在继续,看电视的人的苹果却已吃完了。
李局长点评:“苹果不错。凌院长,苹果甜吗?”
凌院长落荒而逃。


[1]……:微博上@法医秦明 转发评论那条微博的内容。


————————————————————————

#黑色巧克力汁真的拒绝想象#
#相濡以沫真的是唾沫的沫#

评论

热度(319)

  1. 感冒的阿司匹林是猫啊 转载了此文字